理想ONE又追尾货车了:辅助驾驶争议再起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综合体育

理想ONE又撞了。

据“郴州高速警察”官方微博,10月20日19时30分,一辆使用车辆自动驾驶功能的理想ONE在京港澳高速行驶时,与前方正常变道的一辆半挂货车追尾。杨先生驾驶的理想ONE因使用自动驾驶功能,发生撞击前始终保持着111公里的时速行驶,未能发现前方变道车辆及时减速刹车,导致事故发生。因此,杨先生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一个月内,使用辅助驾驶功能的理想ONE第二次撞向了前方变道的货车。

9月22日晚,一辆使用辅助驾驶功能的理想ONE在G18高速上发生了严重的追尾事故。理想汽车在10月15日发布的声明中称,该事故经过交管部门判定,大货车由于违规并线而负全责。

当时,理想汽车关于车辆使用辅助驾驶功能的回应是,目前辅助驾驶系统对于旁边车道上车辆变入主车道的识别有局限性,没法在旁边车道车辆并入1/5车身的时候识别成主要目标,这也是目前L2级辅助驾驶系统的局限性。

以特斯拉以及理想等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,将自动驾驶视作核心竞争力之一。随着越来越多智能汽车开始搭载更高级别的辅助驾驶功能,近年来因使用辅助驾驶功能而造成的交通事故,也逐渐多发。车企应该如何推广辅助驾驶功能?车主使用辅助驾驶功能时又该注意些什么?权责如何划分?这值得整个行业高度重视。

使用辅助驾驶接连追尾

“郴州高速警察”官方微信10月21日公布的行车记录仪视频显示,在事故发生时,在车辆仍具有一定的安全距离的情况下,前方的货车已经打左后灯提示变道,大约已经有三分之一车身变道至左侧车道时,后方直线行驶的理想ONE“直直地”撞向货车尾部左侧。在这个过程中,使用辅助驾驶功能的理想ONE车速保持在111公里行驶,没有及时减速刹车。

车主杨先生称,发生事故时,手放在方向盘上,可能当时看了一下右边,一转头车辆已经撞向前车,期间完全没有人为介入。

根据郴州交警发布的现场图片,理想ONE车身及引擎盖右前部遭撞击后损坏严重。不过,万幸的是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。

当地交警认为,大货车很远就开始打灯变道,造成事故的原因就是理想车主使用自动驾驶辅助系统,放弃了对车辆的人工介入,而造成的追尾。因此,交警判定理想ONE车主承担全部责任。

再回顾一下一个月前发生在青岛的理想ONE追尾事件,两起事故具有诸多相似点。

9月22日晚22点左右,青岛理想ONE车主与父母家人,驾车行驶在G18高速上。右前方一辆厢式货车打左转灯变道,试图变道。理想ONE没有减速刹车,而径直撞了上去。

事后,车主表示,车辆处于辅助驾驶系统开启状态,车速保持在120KM/h左右。当车主发现前车变道准备接管时,却已经为时已晚,导致发生追尾事故。这起事故造成车身损害严重,理想ONE的A柱断裂,副驾和后排乘客受伤,但是全车七个气囊均没有弹出。

理想汽车方面在10月15日,对这起事故进行了详细的回应说明。.表示最终交警判定货车违规变道负全责。同时,理想汽车方面还详细解释了A柱为何损毁严重、气囊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弹出、辅助驾驶为什么无法识别前车等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。

理想汽车分别这样解释:由于大货车的尾部并未正确安装符合国家要求的防护装置,高度过高,导致追尾时,A柱直接卡住货箱,成为主要受力点,A柱无法单独承受如此大的冲击力;这起理想ONE碰撞事故,车辆A柱单独受到挤压,车辆前舱纵梁、前指梁、防撞梁及吸能盒均未发生明显变形,并不属于安全气囊的保护场景,“而且目前在售车型中没有一款在A柱设计气囊传感器”。

对于辅助驾驶系统,理想ONE的解释是,目前辅助驾驶系统对于旁边车道上车辆变入主车道的识别有局限性,没法在旁边车道车辆并入1/5车身的时候识别成主要目标,这也是目前L2级辅助驾驶系统的局限性。

“L2级辅助驾驶还是以驾驶员为主来控制车辆,不能完全替代驾驶员做决策,也请各位用户安全使用理想ONE的辅助驾驶系统。”理想汽车表示。

从一定程度上来看,此次理想汽车郴州追尾事故和此前发生在青岛的追尾事故,存在一定的相似性。即车辆在使用辅助驾驶功能时,前方有车辆变道,而系统未能及时作出应对,同时驾驶员未能适时的人工介入。

辅助驾驶安全性遭质疑

今年才正式开启交付的理想汽车,累计交付量已经突破2万辆,是最快突破这一成绩的造车新势力企业。售价32.8万的理想ONE,其中的一大卖点就是标配辅助驾驶系统。

接连发生事故,也让外界对于理想汽车的辅助驾驶的安全性产生质疑。目前,不少车企都已经在车上搭载L2级别的辅助驾驶功能。由于不同的车企所采用的硬件以及技术水平存在差异,辅助驾驶系统的水平也存在差异。

理想汽车称目前L2级辅助驾驶系统对于旁边车道上车辆变入主车道的识别有局限性,没法在旁边车道车辆并入1/5车身的时候识别成主要目标。并且其一直在跟用户强调,辅助驾驶不是自动驾驶,开启辅助驾驶的情况下要时刻手握方向盘,注意周边路况,做好接管车辆的准备。

不过,换个角度来看,如果车辆并没有使用辅助驾驶系统,在正常情况下,上述两起追尾事故很有可能可以避免。

外界质疑的是,当前,车辆辅助驾驶的功能是否还远未成熟?因辅助驾驶而发生事故的概率究竟有多高?安全性又该如何保障?

从一定程度上来看,当前辅助驾驶系统的局限,会让一些车主对其安全性产生疑惑:究竟应该在怎样的场景下,车主才能安心使用辅助驾驶功能?这种事故是偶然,还是存在着不低的发生概率。

有观点认为,在实际使用的场景中,在使用辅助驾驶功能时,会令驾驶员不像正常开车时那样时刻保持警惕,容易发生懈怠。而导致在车辆需要接管时,无法及时作出反应。

新创车企过于激进?

事实上,近年来,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造车公司,时常因为车辆使用辅助驾驶功能而导致发生交通事故。其中,特斯拉发生的相关事故最多,并且多次造成人员伤亡。

国内最典型的一起案例早在2016年就已发生。2016年1月20日,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发生一起追尾事故,一辆特斯拉Model S撞上了一辆正在作业的道路清扫车,23岁的Model S司机高某不幸身亡。经交警认定,在这起追尾事故中高某负主要责任。当时,车辆正在使用辅助驾驶功能,未能及时刹车。

之后,高某的父亲起诉特斯拉中国销售公司,称特斯拉在自动驾驶系统尚不完善的情况下,仍然通过宣传诱导用户去信任这套系统,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今年6月,在台湾省嘉义县的高速公路上,一辆开启了自动驾驶的特斯拉Model 3径直撞向了前方发生事故的白色货车箱体,车头部分几乎全部没入货车车厢内。

自动驾驶功能是特斯拉宣传的重点。不过,从公开信息来看,每隔一段时间,就有特斯拉车主因为使用辅助驾驶系统而发生事故。

特斯拉推动了全球汽车产业智能化和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,而特斯拉的门徒们,中国造车新势力也将自动驾驶视作参与市场竞争的核心竞争力。无论是理想、蔚来还是小鹏,都在积极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。

特斯拉在自动驾驶的技术上保持领先,并且颇为激进。此前,不少监管机构及汽车行业人士,曾对特斯拉提出过批评和质疑,认为特斯拉对现有的辅助驾驶的宣传存在误导性。

美国时间10月21日晚间,特斯拉发布了测试版“全自动驾驶”软件(简称FSD),特斯拉表示向少量的车主推送了软件。特斯拉掌门人马斯克表示,将在年底前向更多的车主推送软件。

特斯拉又一次走在了自动驾驶技术的最前沿。喜忧参半,特斯拉的拥趸们为特斯拉的技术进步而欢呼,但也有很多人对此充满焦虑和担忧。

据媒体报道,美国汽车安全监管机构正在密切关注特斯拉发布的FSD。值得注意的是,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(NHTSA)在一份声明中称,已经听取了有关特斯拉新功能的介绍,NHTSA将密切关注,也将采取行动,以确保公众避免不合理的安全风险。今年7月,NHTSA特别事故调查小组曾表示,对19起涉及特斯拉车辆的事故进行的调查发现,这些事故发生时,都有某种形式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参与。

有观点认为,特斯拉FSD尚未经过周密的测试,就让车主安装测试版的软件,并在道路上行驶,存在极高的安全风险。

目前来看,特斯拉等新创车企在自动驾驶技术上的发展水平明显快于传统车企。其中一个原因是,新创车企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战略更为激进,而传统车企更加保守和谨慎,考虑到汽车行业发展规律,他们更加重视车辆使用的安全性,有更长的安全验证周期。

虽然特斯拉已经推出“全自动驾驶”软件,越来越多的车企也在推出更高级别的辅助驾驶系统。但是,真正的自动驾驶还需要许多年的时间才能实现,特别是在中国的道路环境和法律法规尚未完善的情况下,发展自动驾驶需要格外谨慎。

无论如何,对所有的车企而言,面向未来的发展道路有许多条,但安全始终是第一条。

(原标题:理想ONE又追尾货车了:辅助驾驶争议再起)

(责任编辑:钟齐鸣_NF5619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